主页 > T校生活 >美引爆国际减税战 德、中沦输家! >
美引爆国际减税战 德、中沦输家!
美引爆国际减税战 德、中沦输家!

不论用什幺藉口减税,我都赞成。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傅利曼曾如是说。美国总统川普抢在耶诞节前通过税改,引发各国减税大战,对台湾来说,降低企业法定劳动成本,才不致在这场制度竞争中沦为输家。

美国税改首要问题是效益如何?宾州大学预估,未来 10 年美国因税改每年增加的经济成长率,只有 0.1 个百分点。

这是因为税改并未触及核心——减少政府支出。政府每 1 元支出都是来自税,如傅利曼所说:「民众真正负担不是税,而是政府花的钱。」

目前美国政府的支出占 GDP 比率达 35%,处于历史最高水準,2018 年度政府支出将比上一年增加 2,300 亿美元。表面上减税,政府支出不减反增,这是税改为德不卒之处。

此外,税改亦有多处「精神分裂」,如继续提供民众购买每辆电动车 7,500 美元的补助。姑且不论此举对财政的冲击,既有政府补助,业者缺乏诱因减成本,人们买电动车将花更多钱,减税提高可支配所得、振兴经济的美意也蕩然无存。美国联邦预算问责委员会的结论是:「减税得不偿失。」

德汽车零件进美,多 2 成税

虽然税改效益有限,却已在国际掀起减税大战。因税改除了调降企业税率,也取消对美企海外获利课税,企业投奔美国的诱因大增,各国因此减税以留住企业。

在这场国际减税大战中,高税率国家将沦为输家,主要就是德国和中国。

德国有效企业税率原本比美国低,但美国税改后,德国税率将比美国高出逾 7 个百分点。德国智库 Ifo 估计,税改将使德企对美国直接投资增加 390 亿欧元,是美企对德直接投资的逾六倍。该智库主席福斯特说:「投资和工作机会将因此外移美国。」

此外,美国税改规定美企业向海外採购,将被课徵 20% 消费税,此举是希望企业在美生产。这会影响德国汽车集团,因为它们虽在美生产,零组件却是从德国进口。德国批发、外贸与服务协会主席宾曼对《德国之声》表示:「我们对此忧心忡忡。」

中国人力优势反成出走原因

对外企来说,美国的吸引力不只是减税。研究机构税务基金会经济学家艾金斯说,企业投资还须考虑政府管制等「制度成本」,这在美国皆低于欧洲,如今加上税改,美国对外资的吸引力将更大。

这也正是中国的软肋。中国的企业税表面上占税前利润仅 11%,比美国税改后还低,实际上企业负担却不只此,因为当局要求企业须缴「5 险 1 金」,也就是养老、医疗、失业、工伤、生育保险,以及住房公积金。

这大大增加企业的用人成本。据世界银行资料,2016 年中国企业总税项负担,占利润比近 7 成,远高于美国及世界平均,加上中国企业还要缴 17% 增值税,实际税负高于美国。

目前各国大多在增值税与所得税择一课徵,中国却是少数两税均徵的国家,结果是不能走的企业以自动化取代劳力,以规避「5 险 1 金」,能走的企业就外移。

像中国「玻璃大王」福耀集团 2016 年赴美投资,原因正如该集团主席曹德旺说「中国税率太高。」美国税改后,中国企业外移之风只怕更盛。

台湾恐留不住人才、企业

德、中的借镜离台湾并不远。美国税改后企业税率降为 21%,与目前台湾营利事业所得税率 17% 相去不远;税改后美国个人所得最高税率甚至比台湾低。这对台湾留住企业或吸引人才都有消极影响。

台湾企业处境亦和中国类似,据台大教授辛炳隆研究,台湾企业包括劳保、劳退新制等法定成本,占整体劳动成本比率逾 18%,比美、日、韩都高。此外台湾的社会保险以薪资为基础,雇主若为员工加薪,支付的保险负担也增加,因此加薪意愿低落。

美国税改引发各国制度竞争,人才与企业都会「用脚投票」,台湾若不想沦为输家,首要就是降低法定劳动成本。

市场竞争下,劳资间议定的契约各有不同,有的薪资低保险高,有的薪资高福利少。若政府硬性拉高法定劳动成本,除了增加企业经营难度,提高他们出走诱因,「羊毛出在羊身上」,雇主增加的成本也会从劳工身上捞回来,劳工也得不到好处。

「每一种税都应尽可能少从人民口袋里掏钱。」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之言,仍是与各国进行制度竞争的台湾不可或忘之关键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似文章